8月8日

  8这个数字被迷信为吉利之后,和它相关的故事就不少了。今年吉祥的8月8日,我看到了两个不一样的故事。
  请允许我将下列内容全部转载,文字来自这里,但是现在链接过去可能已经看不到了。

已在地球上生存了两千多万年,只在中国长江出没的白暨豚,8月8日正式宣告绝种。
2006年12月13日,由瑞士人August
Pfluger发起的长江考察结束,然而结果令人失望:考察团在为期6周的航行中未能找到一只白暨豚。August
Pfluger说:“就算是还有一、两只白暨豚得以幸存,我们也不认为它们还有生存的可能。”
“我们来得太晚了,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悲剧,我们失去了一种罕见的动物种类。”白暨豚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哺乳动物。
科学家在8月8日出版的《皇家协会生物信笺》期刊内发表报告,无奈地正式公布白暨豚绝种。
他们说,白暨豚要面对这个厄运,其中一主要原因是随着中国经济起飞及急速发展,愈来愈多货柜船在长江航行,也有很多渔民沿江撒网捕鱼,对江中的生态造成严重破。生态学家形容这是一场令人震惊的悲剧,并非意外和不小心造成,而是人为因素带来的恶果。
在五十年代,在长江流域和附近的水域出没的白暨豚,达到数以万计,一整个族类的哺乳类生物在这么短时间内完全灭绝,实属罕见。科学家在1999年进行调查时,发现长江只遗下13条白暨豚,当时已把它列为濒危绝种生物。
科学家指出,白暨豚是过去一千五百年哺乳类生物进化过程中,第四种人类知道的完全绝种的生物,对上三种是在17世纪消失的马达加斯加狐猴、西印度鼩鼱和塔斯曼尼亚虎。率领专家小组观察白鳍豚的英国生态学家杜维说:“人类损失了一种独特和充满魅力的生物品种。白暨豚在地球上消失,表示进化生命树上有一条旁枝完全消失,显示我们仍然未做好保护地球的责任。”杜维与中国政府的科学家合作,在三峡至上海全长1669公里的长江流域视察,但连往常经常发现白暨豚的热门地点,也发现不到它们的踪影。他们发现渔民即使不是捕捉白暨豚,但他们使用线和鱼网,仍会对它们造成伤害。
白暨豚,早在秦汉时期已被人发现及有历史记载,有“长江女神”、“长江美人鱼”的美誉。
估计白暨豚是我国发行特种动物纪念币中第一个灭绝的动物,以后只可以在纪念币上和博物馆看到了。
  就在去年,【三联生活周刊】封面专题报道了白暨豚的严峻现实,一年后,这期封面成为一道咒语。很多人可能连鳍和暨字的差别都没有分清楚,(你完全可以GOOGLE下白鳍豚的网页和白暨豚的差异)。一个连自己名字都没有被民众所认知的濒危动物你还能保证它的生存吗?武汉保护所的经费需求是100万,和熊猫相比,这个数字显得多么可怜。

  一个物种的消逝,让我们突然发现原来长江并非仅仅只是沿江群众的浴场、停靠趸船的鱼仓,不是往来的黄金航道,更不是排污的大肠,她是有生命的,她是曾经跃动过晶莹浪花、泛起优雅身躯的生命的栖息地,她就是一个天堂。

  这条BBC发出的消息照例被和谐掉了,因为吉祥的8月8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8月8日晚,2008年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庆祝活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况空前、群情激昂。我并非对奥运有所腹诽,但随着这个GAMES的接近,越发觉得它在我们的国度有些变味。的确,GAMES,Olympic Games,大家竞技的游戏被赋予了太多的符号意义之后,是否还真的是它原本的面目?它应当是一次盛会,一次热闹而且有趣的盛会,它从来不仅仅是一次盛会,它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赋予了政治、文化以及太多其它各种意义,而且从500天前就开始倒计时。

  在一片欢腾之中,我们放弃了思考,我们举起了双手,我们宁愿在沸沸扬扬中迎接喜悦,也没有勇气接受一个令人伤心的现实。

1 条评论:

Jacqueline 说...

我早说过了后满清时代都夹着屁股做人,the Game是为数不多高高在上的可以用来做“天朝人民站起来了”的秀。在我看来,the Game的种种秀已经恶心得够可以了。
这就是伟大的后满时代,天朝的自卑,那就治这个自卑!不知道现在你会不会对汉服运动更理解得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