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我们的孩子到哪儿去了?


  今年年初的时候,一则关于香港政府限制内地孕妇赴香港产子的新闻引起了国内媒体的注意。许多的内地孕妇通过各种途径进入香港,利用〔基本法〕里关于地域主义的法律条文,为新生儿争取一个香港永久居留的权利。这种情况的增多引起了香港本地产妇的不安,同时对香港政府而言也面临很大压力,最终以立法形式限制内地孕妇的做法。

  其实,赴香港产子,除了会面临母婴健康上的风险外,甚至也会面临法律上的风险,如此大的风险之下,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妈妈甘冒危险,前赴后继呢?我能够猜测的原因无外是,较好的社会福利、便利的签证护照、较高的社会保障。母亲对孩子的期望和爱是无私的,她们愿意为了孩子的未来献出自己的一切,而异地境外生产所付出的代价无疑也是巨大的,抛开经济上的因素不说,单单就担惊受怕、东奔西跑的待产期,我想对健康的损害也是几乎可以预见的。那么,我们的国土,已经难以承载她的下一代了吗?

  其实看看我们的官员对此问题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了,“若孩子在港出生,取得居港权,将不能获得大陆的户籍和福利。”这里没有对母亲和孩子健康的忧虑,没有对公民身体健康的关心,只有无知的吓唬。众所周知天朝实行的是比较优越的社会制度,其福利状况也是有目共睹的,那些产妇们似乎是为了赢取双份午餐,才不惜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和精力,来获取更多的好处,不仅不满足于现状,简直有些贪得无厌了。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赴境外生产的大多是对社会资源占有较多的权贵阶层,他们在新一代的出生上就享受了更大的好处,无疑会导致进一步的社会不公正。我不否认现在境外生产的多是富人和权人,而这些人大多沟子里也夹着屎,但这种论调依然让我感到深深的酸葡萄味。

  人的趋利避害导致了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而理性分析导致最终的选择——风险巨大的境外生产,为自己的孩子争取理想中的未来,这是每个选择境外生产的准妈妈的心愿。如果我们的政府不好好反省自己的人口政策,不认真检讨自身的制度缺失,光靠吓唬吓唬愚民,限制出入境管理,扬汤止沸,隔靴搔痒,这才是悲哀。很多人批评官员们常以“父母官”自居,没有公仆意识,殊不知为人父母,其责任重大,若真有哪个父母,自己的孩子总是说别人家好,想往别人家跑,那才叫凄凉。当然,这和一定历史条件下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可当现实变成一方面没有良好基础教育的农村超生严重,一方面能够实施义务教育的城市人口流失,最后该生的依然会生,人口压力没有减少,高素质的人群纷纷逃离,这个空巢化的国家,到底会是谁的?而抛开所有这些数据、分析、“人生不满百,长怀大国忧”的扯淡不说,因为我们讨论的不是水果进出口贸易,也不是畜牧业发展和野生动物保护,我们讨论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妻子、我们的准妈妈、我们即将降临人间的孩子,有谁来关心?谁来为她们和他们提供一个安心舒适的待产期?谁能带给我们生命衍生后的关切和保障?谁把我们真正作为一个公民、一个人来看待?我们的孩子,最后又会走到哪里?

  其实,香港满无奈的,隔那么近,联系那么密切,限制的难度可想而知。真就去不了香港,还有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冒更大风险、承受更大代价的准妈妈们已经踏上了奔赴美帝的旅途。我们的那些坐而论道的大佬们,在说着自相矛盾的见解的时候,我也真的怀疑,他们是否还真的算一个人。

4 条评论:

hahahaha哈 说...

马克,这篇我要转走,跟上回一样只贴链接!

九火 说...

欢迎。不过我用BLOGSEARCH.COM的链接查找怎么没有看到你的链接呢?奇怪^^

hahahaha哈 说...

因为我还没转呢.........

Jacqueline 说...

香港搞个这个就惊叫唤了,美国这么多老墨冒着渴死饿死在沙漠的危险还不是偷渡到美国来了。老墨怎么说还是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吧,哈哈~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为你的正义感拍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