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法则: 西藏密宗

  本篇日志系转载,其内容有可能引起您的不快,请确定您年满18岁并不介意个别特殊内容,点击这里看全文


  藏传佛教的阴阳信仰是最基本的教义,对藏传佛教的修练具有指导作用。我们看到被归为“阴”性的物质:知识、物质、感情、语言、光明、以至于整个宇宙都是阴性的。阴性的能量和智慧是产生现实世界的来源,那么一个藏传佛教的修行者,为了大彻大悟地成佛,必须取得所谓的“阴精”。为了取得此种原始的能量,藏传佛教的修练者必须掌握相应的“方法”。法术高深的活佛,是个大魔法师,他万能的本领来源是他对阴性能量源泉的操纵。在他身体内部存在着一个吸收,修练而成的阴性,大法师使自己体内两性同时存在,这就是他巨大法力的源泉。严格来讲,大法师是一个超跃了自然的“性”的生灵,他既具有男性又具有女性的能力,而他体内这两性的对立与交合是他施法的关键。他是一个阳阴人,请注意,这两性在他的身上并不是平等存在的,而是有分明的等级:男在上,女在下;男为“方法”,女为“智慧”。阳性统Zhi着阴性。这个“两性合一”的教义是每个密宗经文的中心论断。一个修练者的目的就是要在自己体内实现这一阴阳合一的双性神性。请注意,这个体内的阴阳合一的双性,不是说修练者的性被中和了,正相反,这两性在他的体内加倍地交合而产生巨大能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想像成电的两极)。我们知道,按照密宗教义,整个宇宙能量的源泉是两性的交合,那么现在修练者本身拥有男女两性之后,他就拥有了生育的能力--生育万物的能力。
  
  在这里我们来看一个历史上的有趣巧合:传说历史上的佛祖身体上有三十二个象征,比如脚板上有日轮图案等。第十个象征是西方医学上叫做Cryptorchidie的症状,即阳具为一皮肤皱折所盖住,“掩藏在阴道里,犹如雄马一样”。在大乘佛教里这被解释成佛祖的无性,因为大乘佛教认为性本身就是罪恶,而双性人更是双重的罪恶。在藏传佛教里自然就是佛祖天生的具有两性一体,而他的阳性能力并不因此而有缺乏,真相反,“犹如雄马一样”的强壮。
  
  言归正传,藏传佛教的修练者为了练成此一阴阳合体,需要异性,我们就具体看看他是怎样的“需要”。修练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实女,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灵女,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内女,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
  
  先来看“实女”,修练者应选择什么样的女子?密宗经文里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选择一个漂亮的,有大眼睛的,苗条的少女,黑色的皮肤……。”喇嘛Geduen Choepel的说法:西康的女孩肉软;卫藏的女孩性技术好;喀什米尔的女孩笑的好等等。有的经文要求采用经过Kama Sutra技巧训练的女孩。年轻是另外一个重要条件,我们来看看密宗的大法王Saraha做的分类:八岁的叫Kumari;十二岁的叫Salika;十六岁的叫Siddha,已有经血;二十岁的叫Balika;二十五岁的叫Bhadrakapalini(意为“烤焦的肥肉”)。
  
  喇嘛Geduen Choepel警告和太年幼的“智慧女”行仪式所可能带来的外伤,并教导了一些减轻的方法。他并推荐,在与十二岁的“智慧女”行仪式前给她吃糖果和蜂蜜。密宗的大法王原是一个国王,他有一天看到一个流浪歌手的女儿,就把她买了下来,她是一个“无罪的处女,没有任何此世界的污染,是极罕见的,极贵重的莲花女”。仪式后“莲花女”的命运如何,书上没有记载。
  
  “八岁处女仪式”是这样的:选出一个女孩,为灌顶仪式准备,不要让她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仪式时,让她裸体在祭坛上,接受信徒崇拜,最后由大法师或一个弟子破她。印度教和西藏藏传佛教的密宗修练者都举行八岁处女仪式,萨迦巴的寺庙主持举行过此仪式,有明文记载。由于对数字的迷信,西藏的修练者喜欢十二岁至十六岁的“智慧女”,根据宗喀巴,只有在找不到上述女子的时候,才可以采用二十岁的。
  
  “智慧女”的岁数还可以和元素结合起来看:十一岁的代表气;十二岁的代表火;十三岁的代表水;十四岁的代表土;十五岁的代表音;十六岁的代表触觉;十七岁的代表味觉;十八岁的代表形状;二十岁的代表嗅觉。
  
  和二十岁以上的女人不可以再举行仪式,因为她们反而会倒吸大法师的能量。当然这些年龄级的女人在藏传佛教中也都有名称,比如:21-30岁叫最黑的,最肥的,最贪婪的,最傲慢的,暴虐,电击,咆哮,铁链和怪眼;39-46岁叫狗嘴,吸盘嘴,豺狼爪,虎口,怪鸟脸,猫头鹰脸,秃鹫嘴等等等等。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了。
  
  那么喇嘛的这些“智慧女”是从哪里得来的?通常情况下是由弟子献给法师的。实际上在喇嘛教里信徒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为“大师”物色“智慧女”。我们可以在藏传佛教的经文里读到:“信徒应该将他的姐妹,女儿或者妻子献给法师。”这个“智慧女”对弟子来说越珍贵,就越应将她献出来。自然藏传佛教中还有很多这方面的咒语法术,比如:Om hri savaha!修练者将此咒语念上一万遍,一个“智慧女”就会出现在他面前并听命于他。《时轮经》上介绍的方法:通告含酒精的饮料可以使“智慧女”更利于行仪式。有的经文则建议,如果“智慧女”不顺从,应以武力进行。
  
  “智慧女”需要有什么知识?这个问题说法不一,基本上来说,她应该对密宗有所了解。宗喀巴要求“智慧女”必须发誓,不对外泄密,他警告不要和不称的女人行法:“如果一个女人没有表现出高质量,那么她就是一个低级的莲花。不要和她在一起,给她一点贡品,表示一点尊敬,把她打发走,不要和她行法。”行法之后,“智慧女”对于修练者来说,不再有意义。就如吃完花生米后,将壳丢去。
  
  我们从教义上了解了藏传佛教的性仪式后,再来看看其现实中的运行。既然喇嘛以佛教僧侣的面目出现,他们的这些性仪式当然是秘密中的秘密。我们就来看看这露出水面的冰山之角。
  
  英国的一个女作家Jane Campbell,她曾是Kagyupa活佛Kalu Rinpoche(1905-1989)的翻译。有一天活佛忽然要求她做他的“智慧女”,她虽然很吃惊但不得不服从师父(那时已年近八十)。后来她逃出了藏传佛教的圈子,所以我们今天能通过她的描述来窥视现代藏传佛教的“智慧女”仪式。西方的女子为什么甘心做“智慧女”并且保守秘密?一个原因是“大法师”是以神的形象站在她们的面前,当她们深信其宗教时,这个力量是不可抗拒的;第二个原因作为“智慧女”,她在信徒的小圈子里会忽然享有很高的地位,会被信徒们象女神一样地崇拜,因为她和大法师(活佛)行法。“智慧女”必需下毒誓,如果她不遵守誓言,她就会发疯而死并下千年地狱!为了吓她,Kalu Rinpoche曾对Jane Campbell说,他前世曾将一个泄密的女人通过咒语杀死。根据Jane Campell,此类手段在现代藏传佛教圈子里很有效的。
  
  “智慧女”在她与活佛行法的期间,被信徒们当做女神般崇拜,但完后便被废弃,自然有更新鲜的“智慧女”出现。Jane Campbell描述,当她和Kalu Rinpoche行法期间,Kalu Rinpoche 还和另一不到二十岁的女子行法,她突然死去了,据称是心脏病。当时Jane Campell受到严重的惊吓,以至她完全和外界失去了联系而成为活佛的奴隶。
  
  根据另一个英国女作家Mary Finnigan在她所在的藏传佛教圈子里“活佛”同时和几个女学生做法,并使他们各自以为自己是惟一被选中的。当被问到圈内的藏族女性是怎样看这个问题时,她说:“她们觉得是荣幸和任务,被喇嘛选中;我想藏族女人大概根本就没有性侵犯这个概念吧。”
  
  《西藏死亡书》的作者索甲仁波切被控告到法庭上,多位女性要求他赔偿一千万美金。后来他们庭外达成交易,据索甲仁波切的信徒称,这是索甲仁波切一次长时间做关冥想的结果。由于此类时间不断暴露,某些喇嘛采取了另一辩解法,称这种法术并无不妥之处,并公开承认,他们是:Jattral Rinpoche, Dzongsar Khyentse,Dilgo Khyentse和Ongen Tulku。如果我们不了解藏传佛教的教义,这些事件也许可以被掩饰成普通的桃色新闻。实际上它是藏传佛教修练的核心。我们看到,这些藏传佛教义不仅仅是“某一古老经文里的某一句话”,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很遗憾。
  
  前面谈到了修练所需的女性分为三种:实女,这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灵女,她是由修练者的意念所塑造出来的。内女,修练者自身内部的阴性。
  
  灵女是修练者在意念中塑造出来的,和在《化神术》中所讲的一样,这个“意念塑造”不是由修练者自由发挥,而是必须精确地按照经文中所描述的形象使她在意念中再现。通常修练者需要长时间地坐关冥想,才能用第三只眼(灵眼或慧眼)看见意念中的灵女。通过与实女和灵女的交合,修练者自体内集聚了阴精而转化成内女,她是修练者自身的一部份,她就是修练者自己。此时,修练者就可以在自己身体内部再现孕育万物的交合,他以此具有了操纵宇宙的能力。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此交合可以在意念中完成,那么实女和灵女的意义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和实女仪式是不可少的?根据藏传佛教教义,实女和灵女的意义都在于使修练者看穿这世界的虚幻(空),他澈悟之后,便可以用意念塑造由他控制的宇宙。在这个意义上,要将有血有肉的实女看穿为虚幻是更困难的考验。所以实女比灵女更重要。看穿了这世界的虚幻本质后,修练者便不再受此虚幻世界的法则(自然法则,人为法则)所约束,因而便具有超自然的法力。根据黄教创始者宗喀巴:“在大澈大悟的道路上,“女伴”是必不可少的”,灵女适合于地位比较低的修练者,或者作为仪式前的练习。另一个为什么实女必不可少的原因是:藏传佛教的魔法需要取得所谓的“阴精”。
  
  这里我们再温习一下藏传佛教的“翻转法则”,这是藏传佛教最本质的原理之一,它的解释就是,既然这世界是虚幻的,那么就没有什么法律,而当修行者故意地去触犯社会的禁忌之时,他更能看清这世界的虚幻性,更能大澈大悟。所以对于一个密宗修行者,破坏世上的一切准则,禁忌是他天赋的任务。看到这里我想大家可以明白,为什么我以前说“乱”是藏传佛教本身的特征之一,藏传佛教也不可能将自身的“乱”的因素克服,因为“乱”深深扎根在藏传佛教的教义里。当然这些翻转一切的权力,只有那些“有正确方法的人”才具有,那么什么人是“有正确方法的人”?当然就是藏传佛教的修行者。为什么一般人没有这个权力?这其中原因我想大家自己也能够想明白。
  
  理解了这个翻转法则,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性在藏传佛教修行者大澈大悟的道路上是这么重要。正因为性对于以往的佛教僧侣是个最深的禁忌,所以喇嘛一定要去破坏这个禁忌,才能使自己的修练提高。正因为女人是这个虚幻世界的源泉,她在佛教眼中是罪恶的象征。这在喇嘛教的教义中就是:只有控制了这个罪恶的源泉,才能控制整个世界。所以在藏传佛教的所有宗教仪式中,性仪式是最高的,所有其它仪式都是其铺垫。那么根据翻转法则,修行者是否应该与外貌最丑恶,性格最暴虐的女人交合?经文中确实有此先例,比如大法王Tilopa就和一个臭气熏天的,有十八种丑恶象征(且不管这些丑恶是什么)的老妇交合。他的弟子Naropa也曾和一个麻风病的老妇行仪式。Naropa的弟子Marpa和一个坟地老女人行灌顶仪式,“她的乳房干瘪下垂,性器官巨大而有著极恶心的颜色。”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要求选年轻美貌的“智慧女”,对处女更有偏好。在实际运行中更是如此。对此藏传佛教的辩解是,年轻美貌的处女对修行者的诱惑力更大,也就更危险,修行者要看穿世界的虚幻,就需要更大的法力。我们看到在容貌上翻转法则运用不彻底,但在智慧女的出生上确很彻底。基本上,智慧女的出生越低越好,如侍女,卖肉女,戏子,歌女,酒女,洗衣女等等。但这并不是说地位高的女人不合适,我想大家都明白难易是个重要问题。特别那些结了婚的贵族女人是灌顶仪式的理想智慧女,因为这里一个禁忌又被打破,表现了喇嘛的无上权威。同理乱伦也是藏传佛教修行者所追求的。
  
  我们再看看翻转法则的一些具体运用:因为传统上僧侣禁酒肉,所以藏传佛教修行者就要去吃禁肉,这就是所谓的五种肉,其中人肉(称Maha mamsa,意为“大肉”)。通常这些人肉来自死尸或者来自那些“因为自己的孽源而死,如在战场上因为因果报应而被杀死的人”。人肉可以制成丸药,以便服用。有些经文详细描写了人肉各部份的作用,比如脑,肝,肺,内脏,睾丸等在相应的仪式上的作用等。
  
  Candamaharosana Tantra列了一些修行者和他的智慧女在灌顶仪式上吃的东西:屎,尿,唾液,残留在她牙齿间的食物,呕吐物,洗过屁眼的水。Hevajra Tantra的灌顶仪式上修行者用人头骨盛着经血饮下,其它食物还有臭鱼,狗屎,死尸体内的油,死尸体内的屎,月经布等等。
  
  一个重要的原则是,当藏传佛教的修行者在吃这些物质时,不可以有任何恶心的感受,无论他吃什么,他都应该如美味地咽下。顺便提一下,屎尿之类不仅在藏传佛教的灌顶仪式上出现,它更是藏医药里的重要成份。活佛的屎尿是万能的良药,这些屎尿被做成药丸而买卖,这是现在西藏和流亡藏人社会中的一项重要经济。最珍贵的当然就是达赖喇嘛的屎尿了,1954年他到北京来时,他的屎尿都被收集在金盆里送回拉萨做成药丸。
  
  言归正传,再回到灌顶仪式里的性交合上,这里一个重要的技术,就是修行者必须闭精。为什么?那就得了解一下藏文化中对人体的解释。当然我不想在这里讲解整个藏医学,只稍微解释一下相关的部份。
  
  在密宗里,男子的精液叫做Bodhicitta,这个词还有另外一个意思:灵光。什么是灵光?灵光就是修行者在大澈大悟时的体验。这里我们看到精液在藏传佛教信仰中的意义。在藏文化里,普通人认为活佛血管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精液。那么要大澈大悟就必须掌握控制精液的技术。藏传佛教的人体学,认为精液原储存于颅骨以下一个月亮形的空腔里,当人性亢奋时,精液便一滴滴地流出此腔,通过五个人体内的能量中心,此一过程给人带来强烈快感。精液最后流至阴茎尖端,修练者必须将整个意念集中于此一点,不使精液流失。如果修练者能控制住不射精,那么他就走向大澈大悟了。如果控制不住,他就有下地狱的危险!!此时他必须将精液挖出吞下。这里藏传佛教有个例外,闭精是在修练的弟子必须遵守的,但作为师父的大法王却不需要,因为大法王已经大澈大悟了!闭精的技术必须通过长期的,痛苦的练习才能掌握。
  
  同男子的精液一样重要,女性拥有所谓的阴精。阴精是指经血或者其它阴道分泌物。男子的精液称“白色”,女子的精液称“红色”。我们知道经血在绝大多数文明里都是不洁的象征,这里自然又是藏传佛教的翻转法则运用的好地方。所以灌顶仪式最好在智慧女来经血之时举行。当然藏文化里对经血也有详细的分类,如处女的经血,出身卑贱的女人的经血,结了婚的女人的经血,寡妇的经血等等,等级不同。
  
  按照藏传佛教的观点生命产生于男子的精液和女子的精液的混合。这个混合物就是密宗信仰里神秘的仙露。因为此混合物是生命的源泉,那么如果藏传佛教的修行者能不断地摄取此物,他就得到了永生。因为他的身体内有此混合物,他就可以自生,从而脱离了再生轮回。那么要产生这个混合物和闭精是否相矛盾?这里有一个更高的技巧,即所谓的Vajroli方法:修练者在射精以后将此混合物再通过尿道吸收回去,此时他口念:“通过我的力量,通过我的精液提取你的精液--你没有了精液。”
  
  要掌握这一技巧需要更痛苦更长期的练习,比如将金属棍插入尿道等等。如果修练者掌握不了这个高超的技术,那么还有一个方法,他必须将此混合物接入一个骷髅头骨然后饮下。也有的经文要求将此混合物用管子通过鼻孔吸入。
  
  以上介绍的就是藏传佛教秘密修练术的动机和基本运做方式,并美其名曰:“仪轨”。

1 条评论:

Jacqueline 说...

的确是个老帖子,不过还是要忍不住欣慰一下,世界上果然还有比ccp统治下还要悲惨的人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