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看动画(6):快乐的大脚Happy Feet


  这是一部与众不同的好莱坞动画片。

  和那些极尽夸张之能事的卡通作品不同,这部作品对帝企鹅的描绘是非常具有真实感的,主创人员用了最大可能,既保留了帝企鹅形象的真实感觉,同时又表现了这个拟人化企鹅世界的故事性,这一点也暗示了全片的主旨,请容后表。片子里有许多描绘南极风光的壮阔场景,配合大气磅礴的音乐,赏心悦目的感觉实在难以言表。但这部片子真正出色的,却是它的剧情。

  小企鹅马伯出生在一个以歌唱为主要文化的帝企鹅群落里,可是他却天生不会唱歌,倍受歧视。可是上天又给了他一副舞蹈的双脚,让他能够通过节奏表达自己的喜乐。这样的异端生活在一个封闭自足的群落里自然饱受冷遇。——故事到这里,似乎我们可以看出套路的走向,马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群落的认同,并得到心上人的垂青,故事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但是请等一下,如果仅仅是这样这部电影就绝对不会得到我与众不同的评价的。

  接下来的故事,出人意料的在这个冰雪覆盖的地域和故事里出现了人类的踪影,一切既定的思路和故事被打破了,所有安排好的情节也被阻隔了。马伯发现群落的食物来源鱼群开始减少,而他本能的感到这和传说中的异形(ALIEN)有关系,然后他集结起所有的伙伴,开始追求和异形(人类)平等对话的机会,希望能够解决食物的危机。最终马伯追上了一艘捕鱼船,但没有人会理会一只追逐捕捞对象的企鹅的,我得说在动用了许多电影技巧的烘托下,小企鹅马伯真的很像一个向死而生的英雄。最后马伯被人类所俘获,被带往了水族馆,接受人们的参观。关于这一幕,桃花石上书生批评道:
  一个弱者要得到更多,不是反抗强者,就是向强者献媚,前者是我们受到的教育推崇的,后者则一向为人不齿,所以片中就生硬地调和了强者和弱者的关系,造出与虎谋食的逻辑。
  其实在我看来,大脚想啄破捕鱼网被捉住,在动物园里面跳舞被围观,是很悲惨的一幕。
  他明白自己跳舞受到人类的注意,带领帝企鹅一起跳舞向人类乞食,就更悲惨了。
  其实我们都知道,帝企鹅不需要人类,它们只需要我们别去打扰。
  我只能说这个批评实在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味道。因为,这一幕让我想到了天朝的近代化。我们同样是一个自给自足的民族,在自身的历史文化制度范畴内繁衍生息,但是近代资本主义却由着发展的内在动因,强行将我们纳入了它的全球化体系。我们也知道抗争,但是抗争必须要考虑争的意义,仅仅清谈反抗是容易的,但其结果却是足以是毁灭性的,比如义和团。当然,选择妥协肯定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甚至就像批评里说的是“悲惨的”,这也是无数先知先觉的前辈们在忧愤中最为切身体会也最为刻骨铭心的一点,甚至因为这种精神上的痛苦,许多人选择了YY,直到今天号称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种江湖术士般的山水轮流转的言论不是还很有市场么?既然被拖入了一个弱者的境地,就只能如履薄冰、与虎谋皮般的和强者谈论游戏规则了。在这一点上,小企鹅马伯是幸运的,因为他群落里最感人肺腑的歌唱其实在人类不过是动物的鸣叫,而他的踢踏舞在人类看来却无疑是个奇迹,所以他唤起了人类的关注,进而唤起了有良知的强者们对整个帝企鹅群落的关注,最终,赢得了生存的权利。但是这种嬴,却是一种包含着弱者屈辱和强者怜悯的嬴,哪怕是最后的舞蹈,在我看来也是注满了辛酸的。

  我想,有这种不愉快感觉的人很多,甚至上面的批评也难免不是从这种不愉快中引申阐发出来的。但这部电影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并没有给我们一个乌托邦式充满快感的以弱胜强的结局。稍加注意就会发现,片子终末那些表现人类争论交切不断的镜头里,最大的一个声音是:“人类根本不需要帝企鹅!”这些声音的存在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地方,强者并非处于强势的地位就意味着丧失反思的良知。——而这,才是这部影片的力道所在。

相关链接:
新春看动画(5):四眼天鸡Chicken Little
http://my1996.blogspot.com/2007/03/5chicken-little.html
过年看动画(4):疯狂农场The Barnyard
http://my1996.blogspot.com/2007/03/4the-barnyard.html
过年看动画(3):汽车总动员Cars
http://my1996.blogspot.com/2007/02/3cars.html
过年看动画(2):机器人历险记Robots
http://my1996.blogspot.com/2007/02/2robots.html
过年看动画:好奇猴乔治Curious George
http://my1996.blogspot.com/2007/02/curious-george.html

2 条评论:

Jacqueline 说...

这个片子很不喜欢,到后面简直是跳着看完的,甚至在看第一遍的时候完全睡着了。

老大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很大?太过于多愁善感了!

九火 说...

你放P
我感觉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