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mranseosaeng淫乱书生:色情异端



  开始纯粹是因为那部著名的“始于欲,亡于情”的〔丑闻〕而对这部电影产生兴趣的,想看看金导演试图再次给我们展现一个什么样的古典色情故事,结果发现这部片子的尺度控制得非常严谨,而内容则比那满目旖旎、男欢女爱的宫廷往事要好看许多,细品之下,尽觉滋味。
  一个封建时代的士大夫,通过侦查皇后藏画赝品案进入宫廷,几经接触后爱上了皇后,碍于身份与现实而几经周折,最终暗通款曲,进而事情暴露,拷打追杀之后,两人都得到了惩罚。如果按照〔丑闻〕模式来介绍本片就是这个样子,显得乏味而没有新意。但它真的是这个样子吗?士大夫在查案的同时发现了地下流传的淫秽小说,这是一片他从来没有涉及过的文字世界,一时技痒他开始学着写,试着写,并赢得了无数粉丝的热烈追捧。他开始在和其它写手之间竞争,并把刑部的同事拉来为小说配春宫插图,为了写出更多的花式和技巧,他和追求的皇后幽会,并让同僚窥探以便插图更为逼真传神。哪怕在受到惩罚之后,他在流放的不毛之地,所构思的也是基情SM小说和“动画”。这实在和第一种介绍差别太大,但偏偏这就是本片整体的剧情。
  影片一直以一种非常幽默的基调来表现这个书生宣淫的故事,在两位大人探讨体位问题的争论颇为有趣,既认真又害臊,时而还会觉得羞耻,但两个态度严谨的人中间桌子上却是两个模拟动作的虚拟小人,亦步亦趋,整段演出丝毫没有下流的感觉,反而觉得这两个人实在是可爱。而最后片末主角的SM加搅基的创意顿时令之前的胸中压抑为之一清,天高云淡,竟有种人生悲欢际遇后豪迈与坦荡。看片子的时候,同许多朋友一样,我想到了兰陵笑笑生当初是不是也像剧中人一样呢?那种在体制与礼教之外的异端,所带来的成就与满足,所面临的困难与踌躇,肯定是有许多相同的地方吧。能以如此娴熟而不媚俗的手法表达古代知识分子的另类文化生活只能在韩国片里了吧。——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在中国人忙着追求大而不当的华丽,香港人彻底沉沦进黑帮的暴力与阴谋,日本人在无限的商业化无限的装腔作势之后,亚洲的电影第一已经不容置疑的变成了韩国。
  当然本片的卖点还有一个就是给皇帝戴绿帽子了,可惜这个皇帝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权威,竟然在两人先后当面顶撞,还你浓我浓的表白半天之后,黥个面就了帐,不过考虑片子主旨并不在此,也就可以不计了。
  说到主旨,片子里表现最多的是淫秽小说。其实色情这个异端其实本不存在,但自从人类有了禁忌就开始如影随形,一跟就是几千年,于是从来就难登大雅之堂,但始终蓬勃发展经久不衰,我天朝五千年的文明也莫能外。可是,自古以来打击异端也是相当严厉的,这个传统也是非常悠久的,比如最近的太原淫秽色情网站案主犯被判处无期徒刑。这倒与这部片子产生了点现实联系,至少在制造传播淫秽制品这点上,色情网站站长和〔金瓶梅〕作者颇有渊源,那么,人民有没有色情的权利呢?不妨看看李银河的说法:
淫秽品法与宪法中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条文有矛盾——在西方关于废立淫秽品法的论争中,主立一派是站在女权角度(淫秽品是针对妇女的暴力,注意:并不是站在道德立场);主废一派的主要依据就是言论自由权(淫秽品是言论不是行动)——我们应当或者取消言论自由权,或者取消淫秽品法,不可让相互对立的法律并存。
我们应当思考为什么现代国家都没设淫秽品法,原因之一是:这个法律是一个有阶级偏见的法律。因为淫秽品的消费者大多是社会底层的民众,虽然上流社会不屑于观看,但是广大底层群众有这种消费需求,如果按照上流社会的价值和审美观制定法律,那么法律就有可能带有阶级的偏见。
  如果不是抱着看客观众的姿态,我必须承认这两条都有其不可忽视的合理性。其实不从言论自由和阶级意志的角度展开思考,色情异端就根本没有机会在道德压力下喘口气,而道德实在是太不可靠了,阳光下和角落里确可判若两人,最后,只会陷入“只准州官包二奶,不许百姓看A片”的结局,那才是笑话。
  说远了,打住。

2 条评论:

Jacqueline 说...

怎么不举个nigga的例子?或者纳粹?

九火 说...

你太上纲上线了,这个话题没有那么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