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hishi虫师:舍不得看完呵


  找这部有着〔虫师〕这样奇怪名字的动画来看,纯粹是因为豆瓣的推荐,我一直不怎么相信统计数学这类东西,所以也一直拖着没看。但看了之后,我不禁对这部高素质的作品大呼:这简直是剧场版的高素质嘛!然后竟然有了和观看〔MONSTER〕时候一样的感受——实在是舍不得看完了。
  虫是一种生物,但并非普通意义上的昆虫,借用剧中的比喻,如果人是中指,动物是食指,植物是拇指,那么细菌类生物就是手腕,而虫,则是一直延伸到最接近心脏的地方,也就是说,是最接近生命本原的一种生物。虫为普通人所不见,却会对人们造成各种影响,而人们通常会以为是疾病或附会为鬼怪,虫师,就是专门帮助受虫所困扰的人。通过虫师银古,各种各样的人与各种各样的虫的故事被牵引穿行,或浓郁,或忧伤,为我展开了一幅幅别样魅力的画卷。
  剧中采用了传统的水墨画风格,色彩搭配并不像日系动画一样鲜艳明丽,而是走的清新淡雅的路子,但很多时候面对那些空灵清澈的画面,实在有种抓下来做桌面的冲动。
  同样清新淡雅的是剧中的配乐,OST的作者叫增田俊郎,采用和风与new age的混合曲风,古典而优雅,非常喜欢。这里是下载的链接,即便不看动画,这两张CD也是要推荐的。

  关于前期的故事,bee一篇文字里对其中两个写得很棒,与动画相得益彰,非常优美,这里也一并贴出来。不喜欢剧透的朋友自行请略过。
  如果一直等,会不会有人来告诉我:我莫名丢失的新娘去了哪里?
  波涛万倾的海洋里,什么时候会升起一团大雾?负气而行的新人之间,什么把他们越推越远?千百条银蛇一样窜行的异物自惊吓的眼前游过,新娘的红色嫁衣越离越远,心慌地叫着:“你快回来!”却只得到模糊的“你在哪里?我看不见你。”
  男子最终上了岸,日复一日等在岸边:我莫名丢失的新娘去了哪里?银古沉默地抽着一支烟:“也许你该有其他的生活。”男子沉默。
  大雾再度弥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年,男子不顾一切地把船驶向了海面。银蛇摇曳之处,新娘的嫁衣逶迤而来,仿佛刚刚梦醒的女子恍惚地问着:“四郎,你怎么才来救我?已经三天了,你怎么才来救我?”男子喃喃地说:“对不起……”
  是不是没有隔离的心,才能在迷雾中靠紧?银古说:“你能看见的是你想去的陆地。”
  新娘欣喜的容颜瞬间消融,“你知道,她早已死去”,只有银蛇模样的虫雾霭一样散去,嫁衣委地。第二天,新娘的嫁妆被潮水冲上了沙滩,男子现在的妻披着质料高级的和服盈盈浅笑:“漂亮吗?”男子向着妻走去:“……嗯,很漂亮。”是我听错了吗?为何平静的音调下面仿佛藏着一丝泪意?
  这个故事结束了。确切点说,这个虫和人的故事已经结束了,然后虫和人各自在自己的世界继续生活。
  只有想靠岸的人才能看见陆地。海风依旧吹拂,曾经的询问散落成碎片随风逝去。
  
  每到快要下雨的前夕,父亲就会像患了失心疯一样在山野奔跑,他本来是被寄予了厚望的桥工。没有继承父亲才能的小儿子只继承了父亲的一个故事,关于彩虹的故事。原来天上的虹也有其他的形状,握在掌心是一轮小小的满月,飘在屋顶似一个浮动的“8”。“我看见过这个世界最美的东西。”父亲说。儿子为自己“虹郎”的名字感到屈辱,终于离家。他追寻着雨的脚步四处旅行,只为了能看到父亲看过的“最美的东西”。他等过了一场又一场雨,看过了一道又一道彩虹,却始终没有找到父亲描述的那一道。
  然后他遇见了银古,银古说:“那是叫虹蛇的虫。”
  “在立秋以前,如果再找不到就放弃吧”。老天或许是有悲悯之心的,虹郎和银古最终看到了虹蛇,绚丽的七种颜色仿佛有着跃然的生命飞快地运动,这样宏大的美丽面前,只能无言地注视。
  经年被洪水冲塌了桥的河上,修起了一座可以拆卸的桥,每当洪水来临,就将浮板拆除,任桥面漂浮在河上,等到洪水退去,再重新拼起来如常使用,“据说这个办法是采用了某一个人的构想”。
  虹郎,虹郎,那是我见过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我以它的名义为你命名。


  开始8集是DVDrip的,画面非常好。后面是HDTV的,比我想像的棒,基本上没有什么损失,但色彩上要弱一些。如果想入手一套DVD收藏的话,应该要等到明年开春去了吧,还得冒翻译不准确的风险。
  现在本片的进度是10集。

4 条评论:

抑扬 说...

截图很美,动画片不怎么吸引我了,唉,老了

Jacqueline 说...

考试期间一律对影评无视...
最近你的生活应该有点东西期待了,期待我的东西哈,应该2周后到...嘻嘻

Jacqueline 说...

再多嘴一句!
好像每次我想你的时候都回来看blog哦,呵呵。

九火 说...

to抑扬
对动画不感兴趣,那就不要错过音乐。
toJacqueline
我期待年底能找到女朋友,你也给我寄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