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小说林:来和文字做场游戏


   坐飞机的时候很喜欢睡觉,通常会从开始睡到结束,摇摇晃晃的,满爽。所以在机场买了这本小册子,不贵,想来翻着也不累。
  艾柯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个人,总觉得他的想法稀奇古怪,很是有趣,不过简体中文版的书却一直没有看到过。这个小册子是他在美国哈佛所作的六篇讲座稿,分了六个章节。如果不是被第一章里关于拉丁语系语法的讨论所吓到的话,后面的内容果然很有意思,——汉语没有很明确的时态概念,所以这第一章里的精髓,以我的阅读体验而言是难有共鸣的,而且如果没有什么准备的话,到这里你就很有可能被他给侃晕。
  这些文字讨论了关于小说的话题,就是把一个个文本加以条分缕析、精雕细琢之后,再进而抽丝剥茧,甚至生拉硬拽,和历史上形形色色的小说作者们就他笔下的种种玩一场智力游戏。既然是玩游戏,就会有规则,于是艾柯先生采用了“模范读者”和“经验读者”这两个概念来开始整场游戏。游戏之前,小说在很多人眼里可能仅仅是《故事会》,游戏之后,读者和作者、作品开始建立起联系,所谓互动油然而生,这个时候,乐趣倍增。换言之,以牺牲阅读的爽快感来换取体验的丰富性和层次性,艾柯就是来告诉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种和文字做游戏的态度贯穿全书,旁征博引,煞是壮观,比如本书经常被人引用的这段话,关于色情电影:
如果你想评估一部电影是否含有明显的性爱场景,你得看看,当某个人物进了一部电梯或者是汽车的时候,叙事时间是否与故事时间一致。……在普通电影里,一个人物通常在前一个镜头里才搭上在波士顿洛根机场的飞机,后一个镜头就到了旧金山。可是在色情电影里,如果某个人进了一部车,要去十个街区以外的地方,这部车就会实实在在地走十个街区;如果某个人打开冰箱,倒出一杯雪碧,打开电视以后坐在沙发里喝,这些动作会跟你在家里做这些动作完全一样的时间。 
  原因其实很简单,色情电影就是为了满足观众对性场景的渴望而设计的。但它不能一个半小时不间断地播放性镜头,这样演员会累死,观众更会觉得单调乏味。因此那些性镜头不得不分散在整个片子当中。
  书里类似这种让人哑然失笑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过鉴于洋人的阅读范围和我们交集太少,差异满大的缘故,有时多少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但这种做游戏的态度倒是清晰得很,所以交流起来并无大碍。尤其是作为玩游戏的人而言,没有对文本的羁绊和慎重,或者更愿意用一种平等的视角进行对话,往往倒能获得些小意外。比如作者对规则概念的阐述,“经验读者就是任何在读着小说的人……经验读者可以从任何角度去阅读,没有条例规定他们怎么读,因为他们通常都拿文本作容器来贮藏自己来自文本以外的情感,而阅读中又经常会因势利导地产生脱离文本的内容。”“模范读者是一种理想状态的读者,他既是文本希望得到的合作方,又是文本在试图创造的读者。”那这麻里麻烦的概念到底是什么呢?艾柯套用了博尔赫斯曾经用过的隐喻,小径分岔的丛林。可要我来理解,我马上会用light user和core user进行对比,虽不中,亦不远,更何况还给我一个解释其它文本(如果可以的话,解释电子游戏这种互动文本的过程没准会更有趣)的机会。
  令人惊讶的是本书的译者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这很令人汗颜,虽然对其翻译亦有抄袭之议,但我依然很惭愧。惭愧的结果就是,最后,我在飞机上还是甜甜的睡着了。不过睡觉归睡觉,这本书,我还是喜欢的。

2 条评论:

Jacqueline 说...

这玩意儿怎么好象English 120这样的课程前几章呢?
老大写点生活方面的东西哈1

九火 说...

好吧,你想了解我什么生活?